艾菲尔在逃铁塔

“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螺蛳粉与臭豆腐(11)(持更)

脱口秀花瓶徐志胜x带刺的玫瑰何广智


你看他俩结婚这事可不是我造谣瞎掰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doge)


笑果是真的很努力地在营业这对百年难得一见的甜蜜小cp


最后一张笑得好甜啊!!!


**看不懂繁体字的看这里:像不像参加他俩的婚礼?(庞博老师的热评1)

【1】


两人应邀去参加双十一点淘省心大会了。


“你什么时候剪的头?”何广智看了看徐志胜更加棱角分明的逗号刘海,“昨天下午你还不是这头型呢。”


“昨天和你分开以后剪的,”徐志胜扒拉了两下刘海,“当时给理发师都整不会了,无从下手。”


何广智在那哈哈哈哈哈地笑,笑得徐志胜都发毛:“有那么丑吗?”


“没有,”何广智顿了顿,“你更帅了。”


【2】


自从“北志胜南广智”火了以后,李诞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商机。


“放一组多没意思啊,对着干才好玩呢。”


要不笑果里的人都说李诞狗呢。


何广智也故意吊徐志胜胃口,死活也不给他看自己的稿子。


“我的都给你看了!你也得把稿子给我看啊!快点快点!”


“凭什么!”何广智死命护着手机,“你给我看的时候我也没答应把我的给你看啊!”


“平等交换!”


“我不!”


小学生吵架。


杨笠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这回他俩可又上手了。


【3】


这次节目组请来了两位带货主播,一个是李响,一个是大左。


李诞倒是很好奇这些主播是怎么把“宝宝”这两个字叫给屏幕前的几万人听的:“你们叫‘宝宝’的时候不会感觉很不好受吗?”


“其实刚开始也很不适应,”大左回答,“但是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


“所以是什么顾客都能被叫‘宝宝’吗?”


“那当然。”


“那这样,”李诞指着徐志胜,“你管我们志胜叫一句‘宝宝’。”


徐志胜不确定地睁大了眼睛:“诞总你你你确定是我吗?”


大左嘿嘿一笑:“叫志胜就不能叫‘宝宝’了。


“要叫‘臭宝’。”


这群人听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徐志胜一脸痛苦:“咱真没这必要,真没必要。”


何广智笑得好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4】


直到何广智进了演播厅,徐志胜也没能看到他的稿子。


何广智这么遮遮掩掩,让徐志胜更好奇他写的什么了。


“你不会写我坏话吧!”徐志胜像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


“那肯定没有。”


用李诞的话讲,当时他还不知道,何广智写的东西比坏话还脏。


当徐志胜在台上说出不知道要给何广智买什么礼物而被嫌弃的时候,相比惊讶,在场的人还是更想起哄。


明明早都已经知道徐志胜要说什么了,但听到这段何广智还是有点脸红。


可能这就是恋爱中的小情侣吧,徐志胜甚至都觉得这事应该都已经狠狠地cue到何广智了。


直到他听到了何广智的稿子。


“咱这不是《省心大会》吗?我来了一看,怎么志胜也在?这不让我不省心呢吗?


“他们有好多人说我变帅了,都来问我是什么力量让你变得这么帅的?是爱情的力量吗?我说不仅仅是爱情,更是徐志胜的力量。


“徐志胜,脱口秀演员的加油站,何广智的美容院。


“我现在感觉我不是徐志胜的竞品,是他的战利品。


“现在我俩这个cp已经锁死了,钥匙被徐志胜给吞了。而且现在大家看到我俩的cp都感觉特别开心,但我的反应就是——完蛋了,他得到我了。


“小人得志。”


徐志胜只觉得这绝对是他脱口秀生涯中的滑铁卢,没有之一。


【5】


“你写的啥啊那是,”徐志胜哭笑不得,“我不要面子的吗?”


何广智一直笑,也不答话。杨笠见状说了一句:“你俩都是一家人吵什么吵。”


豆豆也跟着兴冲冲地插话:“就是,吵什么吵。”


嗑cp还得是笠姐。


【6】


第一轮游戏环节,每个人都拿到了跟自己相对应的物品,可却没有哪俩个人的物品是可以互相对应的。


除了徐志胜和何广智。


徐志胜收到了一个装着带刺的玫瑰的花瓶,何广智则收到了一个画着徐志胜图案的眼罩。


何广智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然后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鹿晗眼罩”。


徐志胜都快哭了:“我这东西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这啥啊这是?”


他举起手里的花瓶:“你说他送花瓶就送花瓶吧,还带个玫瑰是什么意思啊!”


cp粉又沸腾了。


然后他们还收到了个无比艰巨的任务——推销收到的物品。


徐志胜看着手里的花瓶和玫瑰,愁得头发都要掉没了。


任务本来就艰巨,何广智还总在他推销的时候捣乱,让徐志胜本就不流利的普通话更加屎上加霜。


然后何广智推销眼罩的时候,徐志胜也跟着捣乱,捣乱到让何广智说了一句“这个鹿晗眼罩,你看到的时候会让你眼前一亮,戴上了之后就眼前一黑”这种扑朔迷离的废话。


听君一席话,如同庄周带净化。


【7】


第二轮游戏,摆出一组的购物车,然后让另一组猜分别是谁的购物车。


徐志胜找了半天也没找出来哪个是何广智的。


本来他还在两千块钱的耳机和大码皮鞋中徘徊了很久,后来他还是选择了大码皮鞋。


因为他觉得何广智的消费能力还没到能买价格两千块钱的耳机。


结果公布结果以后,何广智真的买了两千块钱的耳机,还有几千块钱的面膜和一份代餐。


徐志胜都惊了:“你买两千块钱的耳机干啥?”


“咱们混时尚圈的不都得这装备。”


徐志胜指指他:“你是真败家。”


那个表情就好像回家以后要好好收拾一顿何广智一样。


轮到何广智猜的时候,哪个是徐志胜的购物车,答案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志胜啊,不是我说你,”周奇墨都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要是不把这个‘送对象的礼物’放进来的话,我可能还得犹豫一会儿。”


何广智看着这个礼物,愣了好久才说出一句话。


“谁告诉你我喜欢星黛露了???”


【8】


第三轮拔河比赛,每组只能派出一个人,何广智自告奋勇出来应战,本来以为会是徐志胜跟他PK,结果对面直接上了一个晃晃。


胜负可以说是基本毫无悬念。


何广智还想做个垂死挣扎:“我最近可每天都在锻炼的,我浑身都是肌肉。”


晃晃表示即使这样我也根本没在怕的。


何广智想,搏一搏,单车总会变摩托。


可这种想法只持续了0.01秒。


晃晃就好像一座大山,任凭何广智怎么努力,也没能搬动。


直到何广智腰都快露出来了的时候,徐志胜终于别过头去:“我真看不下去了。没人管管吗这?他马上就要走光了我感觉。”


何广智也放弃了。


有的时候天赋真的比努力重要。


晃晃真的太有天赋了。


【9】


录制结束又是深夜了,俩人又一起回的家。


何广智突然神神秘秘地掏出手机打了几个字。


徐志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你干啥呢?”


“你看,”何广智把手机举给他看,“新备注。”


只见“臭宝”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徐志胜瞬间就切换成了痛苦面具:“诶呀我的天,你可别恶心我了行吗?”


“多可爱啊,臭宝。”


“你……”徐志胜欲言又止,“算了,随你吧。”


“好的臭宝。”


何广智开开心心地靠在他肩膀上。


“诶对,你等会儿,”徐志胜停下脚步,“你那个两千多的耳机是怎么回事儿?”


何广智开始支支吾吾:“……就看着挺不错就买了。”


“你这样还咱俩还怎么攒钱过日子,”徐志胜严肃起来,“你那面膜我都不说你,一个耳机有必要两千多吗?”


何广智也反过来问他:“你还说我呢,你买星黛露干什么啊!你觉得我会喜欢那种东西吗?花两三百买个它?”


“那天你扫楼的时候不是拿它来着吗?我以为你喜欢就给你买了。”


“我那就是随便一拿,你咋不问问我就买啊?”


“那我能有你两千多的过分吗?”


“性质不是一样的吗?没屁用还白往里搭钱。”


“……”


空气安静了几秒钟。


“我错了老婆。”


“错哪了?”


“错在不该不问你就买没用的东西。”


“嗯……原谅你了臭宝。”


听到这个称呼,俩人还是忍不住笑了。


何广智清清嗓子:“咳咳,那个,我也有错,不该买那么贵的耳机。


“以后咱俩就定个家规,第一条就是不许乱花钱买没有用的东西。”


“这可是你说的啊。做不到的话有惩罚吗?”


“有啊,惩罚就……把工资卡交给对方。”


“这个好这个好。”


“行了别像个傻子似的,”何广智重新牵起徐志胜,“走吧,回家。”


徐志胜没走,站在原地叫住他:“诶等等。


“要不你搬我过来跟我一起住吧。”


何广智狠狠一怔:“怎么……突然说这事?”


“……男孩子一个人住外面不安全。”


何广智憋着笑,心想着这话都能整上,徐志胜真有你的。


“行啊,那我准备准备下周就搬过去。”


“那今天晚上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去我家吧,正好收拾收拾东西。”


“好。”


“走吧臭宝。”


【10】


深夜,俩人躺在一张床上。


徐志胜总会冒出许多奇奇怪怪的问题。


“你今天说那个到底是‘得志’还是‘得智’?”


“你觉得呢?”


“得你吧。”


【11】


是夜,未眠。


情到浓时,自会共赴巫山。

螺蛳粉与臭豆腐(10)(持更)

脱口秀花瓶徐志胜x带刺的玫瑰何广智


感觉脱口秀大会的完结带走了我的灵感(bushi)


根据真实事件再改编一篇吧

【1】


这几天徐志胜跑外地演出去了,何广智每天都在微信上跟他说着那些雷打不动的嘱咐。


“按时吃饭了吗?”


“演出完记得给我回个话啊。”


“注意安全,晚上睡觉的时候把门锁好。”


“行李拿好了啊,别在机场被偷走了。”


徐志胜笑笑,说何广智现在特别像一个爱操心的贤妻。


【2】


徐志胜总是开玩笑让何广智来看他。


“你难道不想我吗?”


“这才走不到一周,想你干嘛?”何广智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


“嗯,你最好别想我,我都怕你想我想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徐志胜几乎笑出了画面。


何广智指着视频里那张堪称暴力丑学的脸:“你不能背着我在外面偷偷撩闲别人吧?”


“就我这长相你还不放心?”因为惊讶,徐志胜又凑近了屏幕几分,吓得何广智直往后躲。


平静了几秒钟,何广智渐渐收起了笑意:“行了,我要睡觉了,你明天不是还有演出吗?你也快点儿睡觉吧。”


“那就梦里见啦老婆!”


“去死!”


挂了视频电话,何广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怎么可能不想他呢。


【3】


演出休息的间隙,刘培钰总会来看杨蒙恩,不是带点这个就是带点那个,给徐志胜看得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杨蒙恩紧紧地搂着刘培钰的肩膀,特意来跟徐志胜显摆:“志胜啊,广智没来给你送个爱心便当啥的?”


徐志胜眯了眯那双丹凤眼:“快滚吧你,不够你显摆的。”


杨蒙恩笑得一脸得意:“咱们这把也让你当一回三人行里的单身狗。”


徐志胜扭过头去,不愿意再看他俩在那撒狗粮。


哦……大概在脱口秀铁三角这个组合里,杨蒙恩就是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情吧。


果然应了那句话:遍地是大王,短暂又辉煌。


【4】


今年的秋天来得好像特别快,快到连夏天的尾巴都没让人抓住。


出了大门,徐志胜立马紧紧地裹住领口,以免冷风灌进来。


他一边抱怨着天怎么变得这么冷一边寻思着一会儿去哪喝杯热咖啡。


刚才的压轴效果很好,能看出来观众很喜欢他,对他的期望也很高。


观众的掌声就是他写段子的动力。


要是一会儿去了咖啡馆会不会就有新段子了?他想着,对他来说,生活真是处处皆段子。


“志胜。”这时有人叫他。


他回头,发现是个熟悉的身影。


天已经黑了,为了看清来人,他习惯性地眯了眯眼。


“广智?”他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说实话。”


何广智破防地笑了笑,走向他:“想你了。”


“不是说好不想的吗?”


“骗你的。”


何广智伸出手环住徐志胜,把下巴抵在徐志胜肩膀上,很轻很轻地开了口。


“我再也不想跟你异地恋了。”


【5】


看到何广智的杨蒙恩很是惊讶:“你咋来了?”


何广智看看他身边的刘培钰:“为了不让你刺激我家志胜。”


好像突然开始内卷起来了呢。


【6】


“我才走这么几天你就受不了了呗,”徐志胜窝在沙发里看稿子,“那以后我要是出差个十天半个月的你不得疯?”


何广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想了几秒:“差不多,我才发现我好像挺口是心非的。”


“怎么说?”


“……反正有时候说的和我想的不一样。”


何广智说着,闷闷地挠了挠头,也不正眼看徐志胜,手里开始尴尬地忙活起来,活像个小媳妇。


“害羞啥呢?”徐志胜突然问。


何广智搪塞几句:“没害羞……你老看我干啥!背稿子吧你!”


徐志胜玩味地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明明是小别重逢的一个夜晚,却安静得好像月光下的海面一样平静。


这几天来来回回跑了好多地方,徐志胜躺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尽管他已经催促了让何广智快睡觉,何广智还是没能在他的见证下睡着。


看着徐志胜熟睡的脸……为什么这徐志胜越看越顺眼了?何广智偷偷摸摸地想。


嗯……好像也没那么丑诶。


看来“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不是骗人的。


想到这,他不知不觉地搂紧了徐志胜,把头又往徐志胜怀里靠了靠。


窗外的月亮好像快要圆了,何广智突然感性起来,冲着月亮许了个以前自己从来不会许下的愿。


就让我这样一直待在他身边吧。


永远。


【7】


那天在办公室里,杨蒙恩从门口走进来,清了清嗓子:“那个,打扰一下大家,我说个事。”


众人都停下手里的工作,齐齐看向他。


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顿了很久才说出来:“我和培钰决定下周一就举行婚礼啦。”


紧接着就是一片惊呼与欢呼夹杂在一起的声音:“恭喜恭喜!”


“到时候发请帖可都得来啊你们!”


“肯定去肯定去!”


“真好啊,”何广智不禁感叹,“敢在笑果逆流而上,蒙恩真是个汉子。”


徐志胜看着他,突然冒出来了一句让何广智措手不及的一句话。


“咱俩要不要也逆流而上一下?”


何广智的笑容明显僵硬了几分:“……说啥呢你?”


可能是意识到这句话太唐突,徐志胜蹭了蹭鼻头:“……没啥,开玩笑呢。”


上次好像也是因为杨蒙恩,在脱口秀大会上向刘培钰求婚之后,徐志胜还问过何广智,我也这么跟你求婚行吗?


他记不清那时候自己的情绪了,是一时冲动还是深思熟虑,他记不得了。


他只记得那个时候,心里想的全是何广智。


何广智也只记得当时被求婚这件事刺激着大脑,氛围一到,就来了一句,我还挺期待那一天的。


在那种环境下,换作谁都会被感动的吧。


可是当今天徐志胜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何广智却没有当时那么毅然决然地想答应他。


为什么会犹豫啊,是没那么爱了吗?不可能吧。他想。


爱情导师杨蒙恩给何广智好好分析了一番,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是没那么爱了,而是更爱了。


“人是会成长的,你要相信这句话。


“当时你俩在一起还没多久,自然是憧憬着天荒地老的,这种感觉谁都有,只不过我求婚这件事让你的这种感觉更深了一层。


“你俩一起走过了这么长时间,酸甜苦辣也都经历过了,所以今天志胜这么说的时候,你没有头脑一热就答应他。


“表面上你是觉得他今天这句话太突然了,实际上你潜意识里是在想,你是不是真的想跟他一直走下去。


“没有更好的结论,也许连你自己都没发现,你更爱他了。”


【8】


那天杨蒙恩婚礼,捧花还是何广智接到的。


那个捧花好像装了GPS一样,径直朝着何广智撇过来了。要不是他反应快,捧花里带刺的玫瑰就要划伤他的帅脸了。


然后他们周围的人一起起哄问他俩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俩自己扔捧花。


何广智看着捧花发愣,徐志胜赶紧趁机打了个马虎眼:“人家蒙恩俩人结婚,老说我俩干啥!”


众人倒也没太在意,随口说了句真没劲就继续祝福新人去了。


十一月初的天气冷得不得了,回家的路上,何广智一直都紧紧地被徐志胜搂在怀里。


“真不用这样,我不冷。”


“不行,你万一感个冒发个烧的我还得伺候你。”


何广智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你就是不愿意照顾我呗!”


徐志胜嬉皮笑脸的,倒也不怕他生气:“对呗,嫌你麻烦。”


“滚蛋吧你可。”


回到家以后,何广智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就窝在沙发里舒舒服服地看电视了。


“喏,姜茶,”徐志胜端过姜茶放在茶几上,“我妈从小就总给我喝这个。”


何广智接过杯子:“看来姜茶真的只是取暖用的。”


“什么意思?”


“但凡姜茶有字面上的意思,你就不是现在这个发型了。”


……这倒是徐志胜所没想到的。


他想狡辩一番,最终却还是以失败告终。


打嘴仗这种事情,输给何广智他还是认了的。


【9】


一口姜茶下去,何广智感觉不仅身体是暖的,心也是暖的。


杨蒙恩的这场婚礼让他完全下定了某种决心。他看着徐志胜,又想起杨蒙恩跟他说的那番话。


许久,他发现自己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和徐志胜一直走下去。


不长,一辈子就可以了。


【10】


月彻底圆了。


对着月亮偷偷许过的愿,可是会成真的。

自修图

皇不皇的我不管

反正我就是喜欢漂亮姐姐

WINTER金旼炡yyds

姐姐鲨我 我不想努力了



——————二编

答谢那个是什么鬼啊哈哈哈哈我不说的话应该没人知道我给自己送了个粮票吧(bushi)

螺蛳粉与臭豆腐(9)(持更)

脱口秀花瓶徐志胜x带刺的玫瑰何广智


最近发现我的pyq真的是人才辈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志胜可不是一般人能像的笑死我了


咱说有人看到我头像是化了妆的志胜吗(手动狗头)


狠狠地代了

【1】


看到大木生了个可可爱爱的宝宝,徐志胜突然就父爱泛滥了:“我也好想生一个。”


何广智吃饭的动作突然停下了:“我不想。”


然后徐志胜就傲娇地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就像一个在聚餐时候要面子的老公不喜欢多说话的老婆一样。


庞博根本都受不了了:“我们周老板夺冠靠的是得体笑话,你俩,”他指指徐志胜和何广智,“Drity笑话。”


【2】


何广智和徐志胜确实是在互相成就,就像豆豆说的那样,“如果这个cp少了任何一个人,他俩都不能走到这么远”。


当杨笠问何广智拿第三是什么感觉的时候,他说了很多,但却是以“我觉得如果我拿了第三,志胜拿了第七的话,我是根本不会开心的”来结尾的。


第七的晃晃突然来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广智?”


杨笠也接了一嘴:“广智这话说的我这个第六都不是很爱听啊。”


何广智赶紧解释:“不是,你们没理解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我俩都拿第六第七也可以,都拿第三第四也可以,但是如果差的太多就不可以。”


“噢,”周奇墨恍然大悟一般,“没想到你俩出场顺序不能分开,排名也不能分开啊。”


大王也表示真的嗑到了。


【3】


正式收官一周后,本来想着能好好休息一下,结果徐志胜莫名其妙就感冒了。


“真不去了真不去了,我感冒了,不能传染给你们啊……广智跟你们去就行,下回再聚,机会有的是……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嗯嗯,你们好好吃啊——别让广智喝酒啊,他不会喝……好好好,拜拜。”


重重的鼻音差点让他听不出来自己的声音了。


挂了杨蒙恩打来的聚餐电话后,他继续蜷缩在被子里。


感冒是真的不好受,他怎么躺着都感觉鼻子不通气。关键是现在还在休假期间,不能带薪感冒就很难过。


他这次来上海来得匆忙,厚衣服也没带,行李箱里满满登登都是单衣和半袖。


他一边裹着被子一边寻思着明天要去哪个潮牌店买几件厚衣服,寻思寻思就睡着了。


【4】


凌晨三点多,徐志胜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是庞博打来的。


他迷迷糊糊地按下接听键,电话里是庞博焦急的声音:“志胜啊,你在哪呢?”


“……怎么了哥?”他使劲睁了睁眼。


“那什么,广智喝多了,你要不要来看看他——诶蒙恩啊,你把广智那个手机拿上……没落下啥了吧……啊啊啊好……”


即使看不到庞博,徐志胜也能感觉到他有些焦头烂额了。


一听到何广智喝多了,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哥你们在哪呢,我去找你们。”


庞博在微信上给他发了地址,徐志胜洗了把脸之后随便套了件外套就出门找过去了。


夜里空气冷得要死,街上也冷清了不少,只剩下几辆零零星星的出租车,他赶紧拦下一辆,给司机看了庞博发来的地址。


大老远他就看见杨蒙恩和庞博正扶着何广智往外走,三个人都踉踉跄跄的。


何广智喝得连站都站不稳。


看到徐志胜下了车,庞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你可算来了,快看看你家广智吧。”


何广智嘴里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我没喝多”一边被徐志胜搂着肩膀往回走。


刚喝完酒,天气又这么冷,徐志胜担心何广智会感冒,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何广智披上了。


后来走着走着,外套就不知道丢在哪了。


何广智一直吵着要歇一会,徐志胜想给他找个地方坐下,结果何广智一屁股就靠墙坐在了地上。


“咋喝成这样,”徐志胜在他对面蹲下,“啥聚会啊喝这么多,不是跟庞博哥说了不让你喝酒吗?”


借着昏黄的灯光,他还能看清何广智脸上微微泛着的红晕。


何广智突然开始傻笑,笑着笑着就毫无征兆地开始哭了起来。


徐志胜跟着一脸懵逼:“你哭啥啊?”


“我不想上班啊呜呜呜……写段子太难了,太难了,我不想写……我不想上班……”


这小子酒品是真不好啊,徐志胜摇摇头。


“好好好,不上班。明天咱不上班,不哭了。”


也不知道何广智哪来这么大压力,连明天不上班都忘了。


好像哄孩子一样。


在那一瞬间,他好像也似乎有那么一点体会到了做父亲的感觉。


徐志胜轻轻笑了声,然后就开始担心起来。


要怎么把喝多的广智带回家呢?


【5】


第二天,何广智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钟。


下午两点???


“卧槽,”他惊呼一声,“我咋睡了这么长时间?”


徐志胜从客厅走进来:“真能睡啊你。”


紧接着就是第二次震惊:“我怎么在你家?”


“……看来你昨天是喝断片了。”


何广智一听:完了,他昨天好像不让我喝酒来着。


“你先听我说,昨天我喝酒是因为,”他的手开始不自然地比划起来,“我觉得我应该敬一下我们大王奇墨哥,我也没喝太多,我就喝了一瓶多点儿……”


徐志胜也不说话,靠着门框静静地听着他解释。


等他说完,徐志胜才冒出来一句:“好喝吗?”


何广智无措的手慢慢放下了:“……不好喝。”


“以后能不能不喝了?”


何广智心虚地抿抿嘴,点了点头,做错了事道歉确实是天经地义的。


【6】


上次何广智看到徐志胜帮自己挡酒挡得胃疼的时候,他就想着,是不是自己也该学一学喝酒。


结果哪知道自己酒量不好,硬着头皮喝下去两瓶啤酒以后,耍酒疯给人家饭店的凳子踢坏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死不承认。


如果不是当时杨蒙恩给他耍酒疯那一幕录下来了的话,也许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承认,也根本都不会知道这事。


【7】


何广智翻了翻微信,看看有没有未读信息。看到杨笠给他发了个图片,就点了进去。


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再熟悉不过的两个人:他和徐志胜。


徐志胜蹲在他面前,好像和他说着什么,他靠墙坐着,只露了半边脸。


何广智再仔细一看:“我这是哭了吗?”


“对啊,我还哄你来着。”


他盯着照片看了半天,怎么也不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哭过。


“不可能吧,我怎么哭的?”


“就在那吵着‘我不想上班,不想写段子’,”徐志胜说着,还情景再现了一下,“你知不知道就为了哄你,我腿都蹲麻了。”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这俩人就是像我俩吧。”


“谁能轻易和我这么像啊?”


何广智愣了愣。


徐志胜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像的。


再三确认后,他被迫接受了这个他根本不想接受的事实。


“志胜,我以后肯定不喝酒了,我这回知道我是真不会喝,也不能喝。”


要是再喝多了真不知道自己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太羞耻了。


他默默打出一排字:【笠姐,这个照片你可千万别发给别人啊,我不想让别人再知道我出糗】


杨笠的回复几乎让他绝望了:【他们都看到了,就是他们让我拍的】


本来以为是个秘密,没想到是个纪念。


他在笑果仅存的那点形象也毁于一旦了。


【8】


看了孟川发出来的cp文以后,徐志胜松了口气:“害,我还以为川哥能写啥呢,就这些事儿啊。”


何广智扭头看看他:“你以为还能写什么?”


“我以为得有多脏呢。”


“那么脏的事咱俩都不一定能干出来。”


“谁说干不出来?”


这句话像一道电流刺激着何广智的脑神经。


“你不会来真的吧?”


“又不违法。”


“你……”何广智愣神的间隙,徐志胜已经凑了上来。


他用最快的速度说服了自己,这只是情侣之间以后一定会做的事。


他垂下眸,做足了心理准备。


可徐志胜只是在他嘴唇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他抬眼:“这就完了?”


“……难不成你想要更脏的?”


何广智顿了几秒,心想着妈的徐志胜我衣服都要脱了你就跟我来这个?


“你脑子里都想啥呢广智?”徐志胜嘲笑他。


“我我我想啥了我,”何广智嘴硬着,“明明是你思想不纯洁!”


“随便你咋说,反正我是占着你便宜了,”徐志胜鼻子一皱,得逞地笑起来,“抵了你给我外套弄丢的账了。”


“你那外套算个啥,这可是我初吻你知不知道!意义重大!这么草率就被你夺走了!”


“那要不你亲回来?”


何广智还从来没被人这么抢白过。


他气鼓了腮帮子:“滚蛋!”

【宇日俱曾】受气包

老板梁子x被压榨的小可怜员工阿晞


改编自抖音糖心半岛同名视频


代餐文一篇!


我也不知道为啥就直接想到了他俩啊啊啊啊好好嗑的样子!


直接狠狠地代了

2021.10.15


我叫曾舜晞,是一个被长期压榨剥削的员工。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我只能用一句话来概括:月薪一般,干的却不是人干的活。


美其名曰“老板”的那个男人总是让我们加班,每次都在临下班之前开个没完没了的会,烦死个人。


而且每次都留我一个人加班。


好像那个周扒皮。


人家周扒皮是天不亮就叫员工起来干活,他是天黑了也不让员工回家。


性质基本一样。





这个该死的老板叫肖宇梁,离过婚,还带个三岁的孩子。


但是他今年才二十六。


其实我还挺好奇他为什么和他老婆离婚,听公司里的人说他好像是个gay,不过也没什么证据。


他一般不愿意把自己的私生活跟员工讲太多。





2021.10.18


今天下午,我正在上班,肖扒皮非要带我参加一个什么宴会,我都说了我不适合去您找别人吧,还死活要带我去,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


还有昨天周末,本来是可以跟我朋友去吃顿大餐的,结果他居然让我——


带孩子!


我他妈还是个孩子呢我哪会带孩子!


他家那个熊孩子一点也不听话,烦都快给我烦死了!


关键是一天天像他保姆一样伺候他这个那个的,工资是一丁点都没给涨。


受不了啊,真受不了!





2021.10.21


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绝对是今天上午修改PPT的事。


他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问我:“知道这个PPT哪里做得不对吗?”


尼玛,我要是知道哪里错了我不就自己改了吗?


“不知道。”我连眼皮都不愿意抬一下。


“错哪了都不知道吗?”他继续质问我。


有病吧这人!你要是知道我错哪了你就快说啊!


“不知道啊。”我干脆与他对峙。


“我说让你统计这个月的,没让你统计这个季度的。”


???他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


“老板,你也没告诉我要统计这个月的啊?”


“我没说那你自己不会寻思吗?”


???我直接无了个大语。


你没说那我寻思什么?


我极力压抑着自己快要爆发的情绪,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跟他撕破脸皮了。


我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什么也没说,我寻思什么?”


“看来你是真不怕我。”


……


他是不是把自己当霸总了?


“神经病。”我留下这么一句话,摔门而去。


他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我那辛辛苦苦赚了一个月的薪水就又被他扣了。





下班回家,我是越想越气,于是点了一个男友,受气包那种类型的,准备好好发泄一下。


点的时候我还特意声明,要心理素质好一点的。


我怕我骂的话他承受不住。


客服态度很好,效率也很快,不一会儿这个小受气包就来加我微信了。


【您好,我是您点的受气包男友】


我忍着想发泄的冲动,把肖扒皮的头像发给了他:【先换上我老板这个头像再聊天吧】


他很听话,全都按我说的照做了。


看着这个头像,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把我这两年来想骂肖扒皮的那些话通通发了个遍。


【今天的事是我的错吗】


【是不是你自己没说清楚】


【说话每次都是说一半,你是属牙膏的吗?不挤不动弹】


【我是来上班的,不是来玩猜谜游戏的】


【凭什么指责我?】


【即当员工又当保姆】


【工作我给你做,孩子我给你带】


【你怎么不把我娶回去,一日三餐我也给你做了?我还会打扫卫生】


【有事没事就拉个逼脸,还扣我工资?】


【是我工作耽误了还是你娃哭了我没给哄?】


【我怎么你了让你看我这么不顺眼?】


【你是不是上辈子跟我有仇,这辈子蓄意报复?】


【就针对我是不是?信不信我分分钟哭给你看!】


【不到下班不开会,上班时间开会犯法吗?判几年?】


【你知不知道我每次下班赶车都很难!】


【你是一年四季住公司吗?还是你买断了道路使用权不会堵车?】


【你每天按时按点吃晚饭,没事还能加个下午茶,我饿到七八点钟肚子跟阎王会谈好几次】


【一口热乎饭都吃不上你还要甩脸子给我看!】


【咋,你的脸能当饭吃?】


【真以为自己秀色可餐了?秃个大脑袋装聪明】


【有压榨员工这一套怎么不去开压榨工厂?生产个压榨机,畅销全球】


【工资没几个钱,事儿比谁都多。就这俩钱,我上6小时班都亏】


【有本事给我涨工资,涨到月薪十万公司就是我家,我天天住公司】


【周末你要休息我不要吗?回回打电话带你娃去游乐园】


【你娃不休息?不需要父爱吗?真有够无语,直接让你娃喊我做爹算了】


【还有,上班时间别干跟工作无关的事情】


【非让我跟你参加什么宴席,你是吃饱了我回公司还要加班】


【最后,别没事找事就我一个人加班】


【再欺负我,我就!哭给你看!知道没!】


骂完了肖扒皮,我心里可算是痛快了点儿。


我正准备给这个受气包小男友一个五星好评,这时候他回了我一句:【知道了】


可能他是入戏太深了吧,算了不管了,反正我骂得挺过瘾的。


没想到他接着又给我发了几条消息。


【把你娶回去这个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住公司啊……公司不适合做你家,但你可以住我家,我家比较大】


【至于让孩子叫你爹嘛……Good idea】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加班啊,我有在陪你加班】


【或许我周末可以约你一起看个电影?】


我愣了足足一分钟,才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那个,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吗?】


手机又响了,我点开一看,是刚才那个换着肖扒皮头像的小受气包。


我刚想问“我不是刚和你说完话吗”才发现,我和他的第一条聊天记录还能与他给我刚刚发的微信完整地出现在同一画面。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你在这里?】


【那刚刚和我说话的是……】



——End——

螺蛳粉与臭豆腐(8)(持更)

脱口秀花瓶徐志胜x带刺的玫瑰何广智


小会真的yyds!


粉红泡泡诶~


这俩人靠这么近真的只有纯洁的友谊吗?


顺便说一句字胜儿这个衣服真的好看啊!

还有就是这个回复笑死我了


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评论区

广智笑得好甜啊啊啊啊啊!

【1】


“隐藏任务”这一说,众人还是头一次听到。


当何广智和徐志胜拿到的隐藏任务分别是“捋一下徐志胜的头发”和“抱一下何广智”的时候,他俩都异常自信地说:“绝对没问题。”


然后俩人就一直在那琢磨怎么才能完成这个隐藏任务。


徐志胜不想就那么生硬地抱一下何广智,于是俩人便开始扯瓜皮。


庞博突然说起“有谁是今天特别害怕淘汰的吗?反正我是特别怕的”。


何广智接话道:“在待定区坐着的时候也害怕自己被淘汰。”


徐志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了一句:“其实你讲完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进。”


何广智听了,扭头和他对视了一眼。


徐志胜本来以为这个场面特别深情,后期都给他俩这个对视p上了粉红泡泡,结果何广智毫不留情面地说了一句:“这就开始舔了是吧?你都知道结果了所以才说我肯定能进。”


趁着大家哈哈哈的时候,徐志胜趁机开始发动隐藏任务:“就凭我对你的这份信任,抱一下吧。”


他伸出手就要环住何广智。


碍于镜头,何广智还是没让他得逞,一下子躲开了。


晃晃看明白了:“我大概猜到志胜的任务了。”


何广智笑着点点头:“我们都猜到了。”


徐志胜一看任务暴露,干脆破罐子破摔了:“谁猜不到啊?还要多明显!”


鉴于刚才没抱到何广智,他又像耍小脾气一般来了一句:“要是没有任务我会抱他吗?”


何广智听到这,不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就算没抱到也不至于这么说吧,他想。


【2】


何广智的话题好像总在往徐志胜身上带。


是他先开的头:“周老板那个结尾原来是有志胜的吧。”


周奇墨点点头:“对。”


“那个结尾是捋头发吧。”何广智说着,伸手就捋了一下徐志胜的逗号刘海。


徐志胜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刘海:“诶!你的隐藏任务就是捋我的头发吧!”


何广智悻悻地收回手,用笑容来掩饰被拆穿的尴尬:“这么明显吗?我都多自然了啊!”


庞博很想插句话:“诶不是,你俩,你俩……”


他好像想说什么又没说完的样子。


大概是想说“你俩太致命了”吧。


何广智还是没明白怎么被发现的,杨笠一语道破天机:“为什么这么明显呢?是因为你俩即使言语再怎么恶心,也从来没上过手。”


“那我这捋他头发也挺自然的啊。”


“不不不,正常人说到这都会捋自己的头发。”


周奇墨也说:“你还不如说志胜头发这有个苍蝇。”


徐志胜指指何广智:“被我发现了吧,我都没成功我能让你成功吗?”


“你个小人,”何广智一拍桌子,“你一直防着我。”


徐志胜笑笑,他倒是真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他俩后来才知道,只有他俩的隐藏任务是互相跟对方有关的。


【3】


这次决赛,何广智特意向庞博借了身西装,梳了个大背头,做好了一副要靠颜值取胜的样子。


庞博看着他换好西装:“你有没有冒出过一种‘吾与城北徐公孰丑’的想法?”


何广智拽了拽衣服,冲着镜子里自己的大背头露出一种不可一世的表情:“就咱这个打扮,咱这么时尚,”说着还挑衅般地瞥了一眼身后的“徐公”,“谁丑你还看不出来吗?”


“徐公”在何广智身后幽幽地来了句:“没有我能衬出来你这么帅吗?”


庞博在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俩打情骂俏。


“对了,”何广智突然想起什么,指指徐志胜的T恤,“下次别穿黄的,显黑。”


【4】


李诞也总是使劲给这对小情侣同框的机会,一是为了收视率,二是公司里好不容易才出了对这么甜的cp,他俩让人嗑得实在是上头。


他特意安排的让何广智去采访徐志胜。


徐志胜看到采访PD是何广智的时候,还嫌弃了一下:“今天这工作人员有点儿丑啊!”


于是俩人开始了拌嘴日常:“你给我放尊重点儿,今天是我采访你知道吗?不好好表现我就取消你比赛资格!”


徐志胜立马怂了:“……首先我要感谢一下我们广智老师。”


对于采访这件事,何广智还是比较游刃有余。就像在和徐志胜聊家常一样,不紧张也不怯场,毕竟平常就是这么相处的。


当被问道“准备得怎么样”的时候,徐志胜回答:“准备得非常充分,连淘汰感言都准备好了。”


何广智一直在给他接梗:“我们志胜连淘汰感言都得有四个梗以上!”


“对,咱们起码得四个梗,昨天给我愁坏了,我一看这淘汰感言也不好笑啊这可不行!”徐志胜附和道。


看他俩采访就好像在听相声。


最后,何广智问:“你一路走到决赛,感觉克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徐志胜毫不犹豫地说:“最大的困难就是你。”


“为什么?”


“一上来就被贴上了‘北志胜南广智’这个标签啊,咱们《脱口秀大会》给我安排了你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


何广智听到他这么说,笑得像只小浣熊:“跟我比呢啊。”


“其他人我都没放在眼里。”徐志胜佯装趾高气昂地来了这么一句。


“那是因为你眼睛太小,装不了那么多人。”


“对啊,放不进去,”徐志胜满眼笑意,“一个广智就够了。”


那一刻,他内心竟然不由自主地给这一幕配上了bgm:“Baby我的眼里都是心里都是全部都是你……”


采访?不存在的。


无非是小情侣秀恩爱的手段罢了。


【5】


李诞突发奇想,搞了个六一儿童节版的开幕式。


何广智和徐志胜举着“颜值代表方阵”的牌子,分别挂着“带刺的玫瑰”和“脱口秀花瓶”的绶带走到舞台上。


李诞在一旁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却还是不能忘了解说:“走在最前面的,是我们的两位喜剧门神,也是无法逾越的颜值巅峰!”


何广智还偷偷摸摸摆了个pose,心想着我今天真是过分妖艳了。


果不其然,打理过的头发就是好看,何广智收到了许多好评,全是夸他帅的。


徐志胜倒是挺不自在的:说好一起做花瓶,你却偷偷做造型!


“广智这个臭不要脸的,没想到底子还挺好。”他虽然说着“臭不要脸”,但字里行间却都是对自己老婆的炫耀和宠爱。


“今年来《脱口秀大会》交到了许多朋友,比如志胜。我俩经常在一起讨论段子啊,或者一起出去玩之类的。


“在一起之后才发现,我俩实在是太搭了,气质特别配。


“我觉得他来了以后不仅让我变帅了,还让我变得更强了。”


何广智的这段小小vlog,名叫《与徐志胜在一起之后》。


【6】


何广智的段子里不仅一次提到了徐志胜,第一次提的时候还没好意思叫大名,而是称呼他为“那个男人”。


他还说自己最近特别苦恼,因为总有人把他和徐志胜的名字叫错。


整个段子看得众人是一脸姨母笑。


李诞是最先发言的:“大张伟老师觉得我们志胜这一季……”他说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说的是徐志胜的名字,“诶呀,我怎么还叫错了呢!”


何广智嘿嘿一笑,露出那口小白牙:“没关系没关系,如果志胜夺了冠,奖杯发给我就好。”


徐峥点评的时候跟他说,好像和志胜组这个cp对他自己本身的风格造成了一种干扰,言外之意就是觉得他不该拿志胜来制造笑点。


何广智也挺无奈的:“我现在每次写段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一直都是志胜的节奏。”


杨蒙恩在座位上一脸“嗑到了”的表情,扭头就跟Kid嘀嘀咕咕:“还用说吗?这不就是爱情吗?”


作为一线吃粮人和“脱口秀铁三角”的一员,杨蒙恩每天必做的几件事就是:谈恋爱,写段子,看徐志胜和何广智谈恋爱,看徐志胜和何广智把谈恋爱的事写成段子。


【7】


因为何广智做了铺垫,所以徐志胜的段子好讲了不少。


“广智总说我让他没有安全感,我当时还跟他说,我说你好好看看我,没有安全感的应该是我吧,你是不是骗我呢?我跟你在一起第二天我就下载了一个国家反诈中心APP。”


这点是好的,秀恩爱也不忘给国家宣传了一波。


锁票之际,李诞照常说着套话:“谢谢广智,喜欢广智的朋友请不要忘了给他投票。”


庞博还一直在对面摆着口型纠正他:“志胜!人家是志胜!”


李诞忍不住笑了:“你们的幽默感哪去了?这么高级的call back都听不出来吗?”


何广智自己都才反应过来:恐怖的不是名字叫错了,而是叫错了自己也没听出来。


“志胜作为一个新人,走到决赛已经很棒了,现在有什么感觉吗?”李诞推了推鼻梁上的小眼镜。


徐志胜寻思了一会儿:“其实我自己预期是挺过前两轮,但是没想到能走到现在,所以还是有一颗感恩的心吧,感谢我爸妈把我生得这么是一块说脱口秀的料。”


李诞继续引他:“你还想感谢谁?你好好想想。”


见徐志胜没动静,他继续说:“人家说你那么多,你不聊人家两句?”


现在他们脱口秀演员的默契就是即使不提名字也都知道说的是谁。


徐志胜这才恍然大悟:“啊,广智啊。”


弄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提何广智了。


“我本来来这里是想找到更好的自己,结果让广智找到了最好的自己。”


夸何广智的同时,还微微幽了一把小默。


【8】


何广智跟徐志胜说,他很喜欢大张伟跟他说的那句话。


“即使徐志胜是一条银河,你也依然是银河里最亮的那颗星星。”


虽然这句话被李诞无情地找出了漏洞,还被嘲讽是小学生水平,但是何广智始终觉得,这句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学霸徐志胜自然是要吹毛求疵的:“他这说的不严谨啊,银河里有几十亿颗星星呢!”


何广智笑笑:“你不觉得有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吗?”


徐志胜这才琢磨明白,那既然老婆喜欢这句话,他也就不挑了吧。


【9】


徐志胜没能闯进第二轮。


何广智自诩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是当听到徐志胜以第四名的成绩无缘前三的时候,眼泪还是没绷住。


徐志胜走得很潇洒,他给了何广智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他耳边轻轻说:“广智,拿个好名次,算替我进第二轮了。”


说来也怪,杨笠淘汰的时候徐志胜哭得都控制不住了,结果知道自己要淘汰了却异常的平静。


他还是挂着那个标致笑容,捋着自己额前的逗号刘海,拿起麦克风:“我一点儿遗憾都没有,作为一个新人,我能走到现在已经是很开心了。”


他也遵守了自己的承诺,短短几分钟的淘汰感言爆了六个梗。


何广智在晋级区是哭也不对笑也不对。


淘汰感言里没写何广智,因为徐志胜知道,不能让自己的淘汰影响他在第二轮的发挥。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何广智,就转身离开了。


何广智看着他的背影,哭着哭着就笑了。


你一直是我心里的第一名。


从来都是。

是哪个人才(竖起大拇指)